首頁 > 新聞 > A股

分享到微信

打開微信,點擊底部的“發現”,
使用“掃一掃”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。

不讓稀土賣“白菜價”,專家呼吁建設統一產品交易市場

第一財經 2019-06-20 20:08:51

盡管我國擁有稀土的優勢地位,但私采、盜挖、走私現象屢禁不絕,加上行業惡性競爭,導致稀土低價外銷現象顯著

近日,國家發改委、工信部等三部委正在密集調研稀土產業。發改委稱,將就稀土產業發展面臨的多種問題盡快研究出臺有關政策措施。

我國雖然是世界最大的稀土生產國,但在稀土定價機制上話語權不足,戰略資源賣成“白菜價”的現象長期存在。在本月初發改委連續舉辦三場座談會中,打擊稀土違法違規生產,調控生產總量是話題的重心。

多位行業專家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,應打造全國統一的公開交易平臺,形成稀土市場化定價機制,一方面使得行業痛點迎刃而解,另一方面也為實施產業政策和調控提供了抓手。

稀土不能當土賣

稀土是17種金屬元素的總稱,被稱為“工業維生素”,從消費電子到國防,應用領域十分廣泛。在新興產業中,新能源汽車、新一代信息技術、新材料、先進制造業、生物工程和節能環保,都離不開稀土。

據美國地質調查局(USGS)統計,到2018年,全球稀土儲量為1.2億噸,其中中國有4400萬噸,占36.6%,不僅儲量第一,并且資源覆蓋全面,能向發達國家供應400多種稀土產品。

1978年,“全國稀土推廣應用領導小組”成立,不斷攻克稀土產業化難題,使得稀土成為了出口創匯的一大寶器。

過去四十年間,我國稀土產能增長了400倍,達到40萬噸左右,占全球90%以上。去年,我國產量配額雖然控制在12萬噸,但實際產量大大超出。產能過剩的矛盾反而突出。

由于供過于求,近年來稀土價格呈現下降趨勢,中國稀土行業協會公布的稀土價格指數從2013年的200多點,跌倒今年120點附近。今年5月,國家領導人考察贛州稀土企業后,稀土價格指數快速反彈至160點,近兩個月累計上漲超過三成。

中國稀土行業協會發布的稀土價格指數走勢(2013年4月至今)

盡管我國擁有稀土的優勢地位,但私采、盜挖、走私現象屢禁不絕,加上行業惡性競爭,導致稀土低價外銷現象顯著。

過去8年里,我國乃至世界最大的稀土生產企業北方稀土(600111.SH)銷售毛利率不斷下降,從2011年最高72.8%,下降到今年初的10.4%,南方主要稀土加工企業五礦稀土(000831.SZ)毛利率更是不及10%。

“國外都是大買家,而我們是100多家企業分散對外銷售,國外買家在低價時大量購進中國稀土產品,價格上漲時則停止采購、使用庫存,待再次降價時再行購進,這就逼著國內企業競相降價出售。”一位從業稀土行業多年的資深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。

他認為,行業所賺取的微薄利潤已嚴重不能補償生態修復的成本,也不能匹配稀土資源的應有價值。

記者了解到,稀土開采需要付出較大的環境代價,除了會破壞山體表面植被,還會因為向山體注入大量硫酸銨導致水體營養化、山體滑坡,產生有毒氣體、廢水、放射性廢渣等等。因環保因素考慮,我國南方已有多處稀土礦被實行保護性停產。

6月17日的發改委新聞發布會上,新聞發言人孟瑋表示,針對稀土行業生態環保歷史欠賬的問題,將扎實推進礦山生態修復和環境治理,推進稀土產業的綠色發展。針對行業違法違規生產的問題,將加大行業整頓規范的力度,構建長效的監管機制,規范行業的發展秩序。

專家建議設立統一交易市場

近年來,國家、地方政府出臺了多項管理辦法和扶持政策,調控產量一直是重點工作。

2011年5月,國務院發布《關于促進稀土行業持續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》(下稱“國發12號文”),明確了稀土是不可再生的重要戰略資源,搭建了稀土產業的整體規劃,加強出口配額管理,堅決打擊違法生產和超計劃生產,并健全稅收、價格等調控措施。

不過,目前,超額開采生產的現象依然普遍,偷逃資源稅的“黑礦”持續存在,定價難、賣貨難、賣貨難仍然困擾著行業和監管者。

雖然國內企業主導了稀土產品的生產環節,但價格卻往往受制于發達國家的買方公司,一些國內廠商更以低于成本價傾銷。在很長時期里,稀土價格不增反降,如鑭、鈰等稀土產品價格甚至遠遠低于采挖的成本。

中國稀土學會副秘書長張安文對第一財經《首席評論》表示,價格是一把雙刃劍,太低了不能反映價值也不能覆蓋治理環境、恢復生態的成本,太高了也會讓下游企業承受不起。可以設立交易平臺,把控供需關系,建立價格形成機制。

前述行業資深人士告訴記者,過去的行政性手段對行業調控有一定作用,但真正解決痛點還要靠市場手段配置資源。而一個公開透明的全國統一市場,既可以通過價格形成來理順行業,也能成為實施國家戰略和產業政策的抓手。

目前,我國還沒有形成全國統一的稀土產品交易市場,具有生產壟斷性的六大稀土集團及下屬企業在銷售環節各自為戰,貿易方式方式相對傳統,行業小、散、亂的格局未能得到根本改變。

北京工商大學證券期貨研究所所長胡俞越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,稀土定價有兩種模式可以參考,一是OPEC(石油輸出國組織)模式,通過六大集團聯合增產減產的辦法影響價格。

二是借鑒原油交易所、黃金交易所,打造公平競爭的稀土交易平臺,讓產業鏈參與各方在平臺上買賣,形成相對權威的基準價格,進而成為全球稀土的定價基礎,“打好價格牌。”

前述行業資深人士告訴記者,公開市場平臺上,國家可以通過商業收儲等方式調節市場供需,效率能大大超過行政指令。統一交易平臺還有利于建立出口全流程可追溯機制,和解決行業偷逃稅問題。

他認為,公開市場能給行業帶來價格指導,平抑風險,實現供應穩定、開采銷售可控,并且從貿易環節堵住“黑稀土”銷售,避免稀土賣個“白菜價”。價格形成后,稀土企業還可以使用貨物進行質押融資,緩解生產經營的流動資金問題。

責編:黃向東

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,著作權歸第一財經所有。未經第一財經書面授權,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,包括轉載、摘編、復制或建立鏡像。第一財經保留追究侵權者法律責任的權利。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:021-22002972或021-22002335;[email protected]
  • 第一財經
    APP

  • 第一財經
    日報微博

  • 第一財經
    微信服務號

  • 第一財經
    微信訂閱號

點擊關閉
广东11选5开奖结果公告